翻页   夜间
百胜小说网 > 山海经之颛顼大帝 > 二十一、阴陟狠人 吐露心声
 
典风总是能恰到好处的应对二人的问答,不卑不亢,这倒令颛顼对他另眼相看,眼前之人绝不是个甘于隐忍的闲散贵胄。

“来,尝尝南边来的新鲜鱼货。”七皇子殷勤地未二人夹菜。忽然宴席中飞过一只苍蝇,飞绕数圈,七皇子轻拍木桌,面前酒杯弹起,略略倾斜间,飞出一滴酒水来,在空中形成一道气劲,“嗖”地一声直将那苍蝇生生钉在了那木窗之中,浑厚内力叫人目瞪口呆。

许是见了颛顼二人惊讶之情,他忙笑笑说,“我是粗略知晓些功夫的,但是无心与人争强斗狠。我亦学过一些布阵之法,奈何无用武之地。”

“七皇子好内力,康回自愧不如啊,百招之内必败于你手。”康回这会已经喝了不少,说话已经开始口齿不清。

“我这兄弟已经开始醉了,今日也叨扰许久了,该告辞了。”颛顼趁势抓着康回衣袖,二人向七皇子行了礼便要往外出。

“要不,我让下人们送你们回驿站吧?”七皇子微笑着说道。

“不用了,几步之遥,七皇子还是早些休息吧。”客套了几句颛顼便扶着康回往驿站的方向走去。

夜间这城很静,颇有些缺月挂疏桐的感觉,偶有些露珠倒悬,几只黑鸦站在枝头,老槐树下闪出一黑衣之人。颛顼借着月光悄然凑上,面前之人正是韩端阳。

“少主。”韩端阳依然一副冷冷的表情,多一个字都没有。

“国师,这么晚了,您是在等人吗?”颛顼欠身答礼。

“正是。”

“不知……”康回突然一阵冷汗,酒醒了七八分。

“此处静谧,无人打扰,挺好。”韩端阳靠定槐树站住,面向颛顼二人,“我来是讲个故事给二位听,不知二位可有兴致?”

“哦……国师请便。”颛顼找到一处石凳将康回扶好。

“二十六年前,南方出了一位至强者,此人通过不断地征伐,以一己之力将摇摇欲坠的穷桑国带到了强国之列。”韩端阳清了清嗓子。

穷桑国吞并了四毕国的大半领土,四毕国君被迫出逃外邦,临走前将国家大事交予当时的圣女(公主)手中,这位公主带领着族人一路拼杀,收复失地,可是在实力悬殊的情况下,已是强弩之末,很快便被那位强者追上,皇族被屠戮殆尽,圣女在一位年轻护卫的保护下跳崖逃生……

“你说的那位强者就是唐公吧?”颛顼问道。

“不错,唐公当年确实很强,在诸部征伐之中鲜有对手,独一档的存在,他率领的皇家直属军所到之处,寸草不生。”韩端阳扯开外衣,露出胸口的骇人伤痕,那伤痕从前胸到肚脐,足有三十公分长,甚是恐怖。

“你就是那个侍卫!!”康回哇的一口,吐了出来,他可能真的喝多了,一会清醒一会醉的。

“不错,当时我和圣女一起跌落悬崖,公主伤了肋骨,腿骨,情况堪忧,我则是被悬崖间的树枝挡住,卸去了大半力,所以伤势较轻。”

“那后来呢?”

“后来,我背着圣女找到一处隐蔽的山洞才躲过了追兵的搜查。”他冷峻的面庞上闪过了几滴晶莹的泪,趁着夜色滑落,滴在了面前的土地上。

后来为了躲避穷桑国的追杀,我们便来到了东边的白虎部,国君收留了我们,三个月后,在一次宴席中,国君突然宣布要纳圣女为妾的消息,同时我亦被不知名的人追杀,走投无路之下,我才辗转来到了衍渠国,历经二十多年的蛰伏才有了今日之气象。

“今日二位对七皇子伸以援手,韩某感激不尽。”

“看不出国师还是个重情之人啊,过去了这么多年还在记挂着圣女以及她身边人的安危。”康回冷冷地说道。

“七皇子毕竟是庶出,当年的四毕国也是日落西沉之时,有这般的礼遇在情在理。”韩端阳依然面不改色。

“国师为何不亲自出手呢?”颛顼不解地问。

“我毕竟是外邦使臣,若是对皇子出手,恐有诸多不便,您二位就不一样了,你们有着帝都的力量支撑,在南方部落中的威信是不可比拟的,他们即便再不满也不会当面发作的。”

“再者,真要发作,那倒简单了,不是吗?”这个韩端阳总是说话说一半,令一旁的康回很是不爽。

“国师这么在意七皇子,不会就是因为他是圣女之子吧?”颛顼看着韩端阳,露出自信的微笑。

“不瞒两位,韩某有心收他为徒,只是圣女不忍七皇子远离自己,所以一直未能成型。”

“这七皇子的功力并不差,内力纯厚,已然是内家高手,不知国师还有何绝学要倾囊相授?”

“惭愧,韩某并无高深武功传授,最多也只是一些前人的用兵布阵之法,心得之类的。当年少主的祖父轩辕大帝在涿鹿一战中的强势表现至今令人回味无穷。难道这样的经典战例不该被传承吗?”

颛顼倒被他这一问弄的有些词穷,当年的战斗难道他在现场?颛顼脑中快速搜索着关于眼前这个阴陟男人的记忆,可是即便额头汗珠成串,依然徒劳,并没有关于他的任何图像何记忆,他更像是横空出现的一般。

“当年的应龙大战四兽军,一人斩落地方十七圆大将,何其勇武,韩某便是见证之人。”他似乎看穿了颛顼所想。

这时,颛顼猛地一拍脑门,他想起了,当年左翼的炎帝部落中有一红袍将军,手持长剑,一人冲开四兽军的战阵,为炎帝部落打开了最左边的缺口,而应龙当时是在右翼迂回。他想起了,当时的那个无人可当的红袍将军。

“不识贵人面目,晚辈惭愧。”他深深的一弯腰。这一弯是自愿的,委实说,面前之人在大荒中的口碑并不好,甚至令人望而生畏,但是当年的那场战役的场景已经深深印在了他的脑海里,他是从内心佩服那些厮杀之人的,无论是有名字的还是没名字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