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百胜小说网 > 封神之截教大仙 > 一六二【万载寒冥 命不久矣】
 
  就在惧留孙与太乙话别之时,天色忽而阴暗,呜呜阴风啸,远空道道旱雷响彻,带起道道电弧闪烁。

  惧留孙二人对视一眼,又望了望躺在青石上的季禺,他二人早已历过三灾,见了如此天象自然知晓这是什么。

  “太乙道兄,这是太微的三灾将至,咱们还是把他放了吧,他如今被我仙绳灵光蔽了灵台,昏沉混沌,要是再把他压在山下,定然躲不过劫数,身死道消啊……”惧留孙多次欲言又止,见太乙默不作声,终究还是忍不住出口劝道。

  太乙面色阴沉回道:“不如把他压住,任由三灾临头,到时候他难逃劫数,师叔也怪不到我们头上,只推说咱们道行不够,也不晓得他灾劫将近,只是想惩戒他一番……到时就成了咱们小辈弟子相争玩闹,我不信师父还会袖手旁观……”

  “唉……太乙道兄啊,他不过说了你两句,你为何定要坏其性命呢,据贫道所知,太微此人性格诙谐,却不失为道德清高之士,在散仙中威望极高,得四海散人都称其一声天尊。

  白虹丈人,幻月大圣等人引其为挚友,彼辈也都算神通广大之仙,且散仙不服天管,不朝三皇,最是性情豪放,义气为先,而且你焉知这太微没有几个弟子门人,你害了他,这些人不会与你干休,徒惹多大麻烦……”

  太乙闻言冷哼一声,双目含煞道“区区散仙,不过蝇营苟且,旁门左道之辈,吾玉虚门下,三教真传,焉能怕了他们”

  惧留孙一阵无语,心说:你太乙有几斤几两,自家心里没数,斗法太微,若不是人家不想杀你,你还能活命?要不是我来得快,偷袭取胜,怕咱们两人也留不下太微。

  不过心下腹诽,却不能真叫太微死在这里,太乙一时煞气冲顶,烧得脑壳昏,他惧留孙心下可还是清明的,三教真传死在这里,他两个不仅放任不管,还添火加柴,焉能瞒的过三教祖师,到时候逐出师门事小,怕是性命难存也有可能。

  惧留孙打定主意,当既搬出三祖劝说道“唉……太乙道兄,你却莫作此想法,三位祖师有辟地开天之能,观宇内微尘之功,咱们做这些焉能瞒的过他们,说不定现在他们早就知道了,正看咱们想作甚哩……”

  惧留孙搬出三位教主,太乙倒是一阵无言,心下火气如遇飘泼凉水,瞬间被浇灭许多。

  见天象变化,阴风飕飕,雷霆响彻,惧留孙思索片刻,转而朝沉默不语的太乙道

  “他三灾将至,道兄还不解气,贫道倒有个两全的法子,既能惩戒太微,又能助其避过三灾,保他性命不失……”

  见太乙疑惑,惧留孙拂须笑道:“道兄你那乾元山不是有个寒窟嘛,哪里万载寒冥,常人久待必死无疑,而太微三灾侵体,寒窟有冰魄精炁助其避灾,待他三灾度过,那冰魄寒炁厉害,纵是他天仙之身,也要在里面吃些苦头……”

  “善…”

  ……

  伴随阵阵彻骨寒冷,季禺略微抖擞,只是稍稍睁开眼睛,便是一阵风雪飘来,四下白得刺眼,又连忙闭上双目,不敢再看。

  浑身瑟瑟,搓牙颤颤,要纵云光腾起,可任凭纵雾真言,五行遁术,念的口干舌燥,依旧无风无云,就仿佛所有法术瞬间不灵了一般。

  季禺闭目感应一阵,只觉内府一片混荡,筋脉寸断,阵阵灼热,紫府暗淡,一丸金丹小若黎米,不由破口大骂:“狗日的太乙,彼其娘也,不当人子…”

  只是骂了两句,滚滚风雪裹入嘴里,季禺又连忙闭口,只是心里哀怨不止。

  原来风雷之灾是在昏昏沉沉中渡过了,只是季禺略一感应,不仅原先万载法力都被阴风刮没了,连多年苦修的内炼功行,紫府一丸金丹也是暗淡无光。

  想他有法力时,脚一跺便是乾坤震颤,咳嗽一声便是霹雳雷霆,呵气如云,吐气如雾,上能纵越九霄三十三天,下能唬得阴曹鬼神震恐。

  如今没了法力,四下又寒炁飕飕,阴风飒飒,叫天天不灵,跺地地不应,汩汩奇冷寒炁喷勃而来,纵是他天仙之体,炼成五炁朝元,一时间也是瑟瑟发抖,冻得蜷缩一团。

  好在那股寒炁只是盏茶时间后便退去,余下随则也冷,季禺倒也还抗得住,连忙四下摸索一番。

  只觉这地方无数风雪漂泊,寒凝楚塞千峰瘦,冻结江湖一片平,朔风凛凛,滑冻稜稜,池鱼偎密藻,野鸟恋枯槎。

  底下寒雾缭绕,却是一个冰窟窿,自下到上约莫数十丈,钟七若有法力,只消得一蹦,便能上去,如今无有法力,这数十丈高便是天渊一般。

  刚探索一番,还未松口气,彻骨寒炁再次袭来,一股股万载寒冥之炁朝上冲起,季禺立时头晕目眩,浑身颤颤巍巍,被冻成僵硬一团。

  又是盏茶时间过去,磨人的彻骨寒炁一去,季禺连忙跌坐运气,数个小周天过去,未积得半缕法力,反而周身一紧,这才发觉那捆仙绳也还缠在身上。

  只要他一运气,调遣法力真言,这仙索立时紧紧勒下,箍的季禺周身筋骨嘎嘎作响,不由又是一阵哀嚎。

  也是盏茶时间过去,仙索才稍微松活一点,然而地脉中万载寒冥又自喷薄而出,两番滋味,弄得钟七欲仙欲死,双眼一闭,又自晕死过去。

  也不知昏沉了多久,又被地底冒出万载寒冥冻醒,季禺大声哀嚎一声,蜷缩在冰窟之中,再也不想动弹,也无力动弹。

  只有寒风凛冽刺骨,他微睁双眼,神志却渐渐昏沉,双目无神,嘴角含笑。

  恍恍惚惚,又在碧游宫中听讲,师尊含笑讲法,诸仙垂首静听,天花乱坠,地涌金莲…

  又看见金阙中诸位仙家齐聚,四位真传品茶论道,随侍七仙嬉笑怒骂,吕岳,青玄,赵公明,余元,火灵等仙家各自交谈…

  季禺也想过去攀谈,只是诸仙却对他视而不见,犹如碧游宫中从无此人一般,祖师也含笑跌坐,并不理会他。

  浑身忽然一颤,刺骨寒炁渐渐缩回深窟,眼前幻像也都缓缓消散,又一次的折磨消去,季禺却无半点喜色,眼角垂泪,心若死灰。

  “想吾自凡俗微末,扶圣主鼎革九州,东渡万里汪洋,历经磨难艰险,才求得天仙大法,不死之机,如今一招失足,为二贼所擒,落入万古寒窟。

  身无法力,功行衰退,股股万载寒炁,令吾生不如死,可怜多年修行,志真奉道,大道未成,已命不久矣…”

  季禺不禁垂首落泪,哀叹不已,想他大罗天仙,竟然犹如卖火柴的小女孩儿一般,被冻得产生幻觉,他也自知,这下这个情况,恐怕真的是命不久矣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