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百胜小说网 > 恶毒女配她被迫磕cp > 第七百零五章:梦中梦
 
然而即使面对着如此威胁,也有一群已经看清楚今日局势,以及安西州府即将迎来大变的人没有选择离开。

如此一来,这衙门前只还留着半数的人在此。

赵衍桢随后便也不再多言,他只让其他人继续配合着谢留审案,这谢留虽只是个文书,但审案却是很有一套。

几乎没有耗费太多的时间,谢留便给安西县令以及李冠华平了反。

之后那鹿林村的案子审了起来,因为有赵衍桢早就抓到的人质过来,以及这群人的供述,故而这鹿林村的案子之后又将柯知府牵涉了进来。

故而案子虽然已经大概查清楚了,然而因为牵连甚广,故而赵衍桢只让谢留先暂时不必审理此案,随后他们只又重新审理香华楼被炸的案子。

随着那几名尚且还活着的犯人被带上公堂后,一时这些人的现身也明显有些出乎众人的意料之外。

此时只见这几人看模样都似乎不过是憨厚老实的手艺人,而且他们的肢体处都多多少少都有缺憾,有谁又能将这群人与令整条商业街付之一炬的歹徒相联系了。

而这群人被抓之后,相较之于其他人的狡辩,他们的态度便坦荡了许多,这群人在报过姓名之后,便主动道了一句“大人那香华楼及周边的商业街都是我们出手炸毁的,你们要杀要寡我们都绝不会有半句怨言,只是可惜了那姓柯的没有被炸死,不然我们兄弟几个一定更痛快!”

头一次听到这么痛快承认自己所犯罪行的犯罪嫌疑人。

而且底下旁听的人也没有骂他们的,赵衍桢也不禁下意识问道“看来你们跟那柯知府有些不好的冲突了?”

那人一听赵衍桢突然提起了柯知府,他立刻便跟着道了一句“那姓柯的不是人!”

“我们都是附近的工匠,或者工匠的亲人,当初这香华楼,甚至是香华楼的这一整条街都是我们及我们的亲人亲手建造的,可是在造楼竣工之时,这楼层却出了一点问题,当时在那场大爆炸里,我们所有人几乎全都被那爆炸或者炸伤了,或者直接炸死了,而这一切,全只因为上面有人当初设计炸药量的时候加多了,导致有个炸药包没有在当时爆炸,所以我们这么多人被炸伤或者炸死。”

“之后我们也想去为亲人讨个公道,或者为自己讨几分医药费,毕竟我们也要活命啊,被炸成这样了,我们很多工作都做不了,连下地都不能,可我们次次去找官府做主,却次次被驱逐,甚至发展到后来,我们前脚被官府赶出来,那香华楼的主人后脚便带着打手来打我们。”

“在安西州府与香华楼主人的狼狈为奸之下,我们当初求讨个公道的人因为伤痛,因为被他们打死,以及被打服了离开的至少去了大半数人,我们当时的一百来号人如今也只有十来号人了。我们知道此番怕是投告无门了。”

“所以在得知有钦差要来,他们还准备将那钦差接到香华楼后,我们便产生了这样一个主意,既然我们投告无门,既然到处都是官官相护,那我们便不告了,我们要用我们的方法,让他们所有人都得到他们应当的报复。”

提到这话,在场的人只都个个心惊胆战,谁都不知道自己今日这场凶险之事,仅仅是因为柯知府当初对这群人的打压,导致了这样的结果。

然而事实就是如此,光脚的不怕穿鞋的,你不给他人留活路,他人便也会为之拼命。

“既然你们不给我们公道,我们便自己主持公道,只可恨那香华楼的老板跟柯老贼没有被炸死,没有被烈火烧死!”

在人们愤怒的声讨声音里,谢留只道了一句“你们引发爆炸,伤及无辜,参与者是一定要被处以死刑的,这是对公共治安的重大挑战。”

“不过念在你们也是有前情积怨,故而我允许重审当初香华楼爆炸案,因香华楼事故受伤以及死亡的人员我们都会进行统一的申报,待核实过后,你们不管是否参与了如今这起爆炸案,你们或者你们的家人都将得到应有的补偿。”

“至于当初引发事故的人,以及香华楼的老板,我们都会统统抓捕到案。”

听到谢留的话,原本已经抱着死志怨恨着一切的人们,却是一个个都变得有些不敢置信了。

毕竟他们这个案子已经拖了这么久了,在一次次的冷嘲热讽,以及严厉打击之下,其实他们几乎都已经不敢肖想会得到真正公平的待遇。

只是留下来的人心里都很清楚,他们已经没有退路了,故而他们宁愿在吃牢饭与挨打的这条路上继续走下去。

即使前路一片黑暗。

然而谁也没有想到,就在众人不报希望,也没有见到一丝曙光的情况下,会有人为他们撕开了一道口子。

然后光亮重新涌了进来,他们方才发现,原来自己也是在阳光之下的。

听到谢留的话,有人还有些不敢置信的问道“你说的都是真的?你不会是在骗我们吧?”

谢留闻言只道了一句“此事是由晋王殿下起头的,殿下便是此次过来查案的钦差,他既然将此事安排着交给我了,那你们的事情便一定会得到处理。”

“我们安西州府或许有了一些蛀虫,但整个大邕却并非都是官官相护的,如若不是如此,钦差也不会来调查此事!”

听到谢留说了这话,众人自然不再多言,他们只表示服从这个判决。

而眼下这几桩案子看起来似乎都只是一般的纠纷,然而这纠纷的背后却几乎处处都有柯知府的影子。

故而谢留的下一步便是请示赵衍桢,随后直接让人去将柯知府找出来问案,那些曾经与柯知府有所牵连之人,自然此时一个个只人人自危。

另一边在安西的枫叶渡外,因为极速坠落而昏迷不醒的柯知府再度睁开眼睛时,他似乎躺在了一处船舱里,因为船舱内一片漆黑。

故而柯知府只几乎以为自己是已经死了,所以才被迫坠入了十八层地狱之中,然而此时这里却是一片静寂,于此同时,在他试图起身的时候,他却突然发现自己的身体好像被什么东西固定住了。

故而当下柯知府一起身,他便发现自己眼下根本是动弹不得的。

而耳边似乎能听到潺潺的流水声,也不知如此茫然的等候了多久,他方才终于听到外面响起了一个女子的声音“终于到了,咱们赶紧将他搬上去吧。”

“好。”回答女子话头的人的声音十分沧桑。

柯知府从那声音里探过去,随后便发现走进来的人居然是一名白发白须,脸上戴着狰狞面具的老人,那老人只面无表情的看了一眼柯知府,随后低声喃喃道“你叫柯士兴?”

柯知府并不知这些人是什么来历,不过他还是轻轻点了点头“是。”

那带着狰狞面具的老者接着便对着柯士兴吹了一口气,随后原本一点都不能动的柯士兴只立刻便觉得自己好似可以动弹了。

然而当他想往别处逃跑时,那老者只是幽幽道了一句“跟我过来吧。”

随后他便像是被人操控的傀儡娃娃一般,只能亦步亦趋的跟着对方往前行走。

然而那人手里根本没有拿什么丝线,也是此刻他方才感觉到十分害怕。

“你要带我去哪里!”柯士兴高声叫唤道。

那老者却是看着柯士兴道“自然是去你该去的地方。”

话音落下,那老者便又不再说话了,然而柯士兴此时却是发现自己所在的地方,好像是走在一片幽冥混浊的雾气之中。

待那雾气散尽,他随后方才发现这里似乎是一座看不到尽头,如同迷宫一般的巷子,巷子里有不少的住户,然而这些住户们几乎都被架在了高高的架子上。

有的人饱受着油煎的酷刑,有的人在被鞭子抽打,还有的人在被火盆灼烧,更有的人被隔开了经脉在被人放血。

然而这些受刑之人却统统都长成了自己的模样。

当下他一看到这些酷刑,便觉得自己恐怕是真的来到了十八层地狱,他觉得这里看起来实在是太可怕了,而刚才牵引他的老人也不知是在何时消失了。于此同时巷子里只听到各种各样属于自己的痛苦声音。

他感觉到害怕想逃跑,然而当下不管他跑到哪里,却也找不到出口,甚至此时在他逃跑的当口,他只还听到了一群人跟着跑过来的声音,以及一个冰冷幽暗的声音“快追,别让他跑了。”

听到这种声音,柯士兴自然便回头看了一眼身后,只见身后那些带着狰狞面具的人正手持着各种刑具,在追着他狂奔而来。

柯士兴自然一边忙着逃跑,一边惊声尖叫。

眼见着那些人离他越来越近了,柯士兴立刻回头对着那些人手舞足蹈的反抗起来了“别抓我!我不要去你们那里,我不要去十八层地狱,我不要死!”

然而在他手舞足蹈时,他接着便又听到一个声音只对他道了一句“醒醒!醒醒!”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