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百胜小说网 > 盖世双谐 > 第三十二章 致命推理
 
  这汝南城的宋员外,姓宋,名德,字仲懿。

  诸位看他的字就该明白,这人在家排行老二。

  那为什么如今宋家是这老二当家呢?很简单……老大死得早。

  当年,宋德那哥哥不到十岁就暴病而亡,他的爹娘就想不通了:咱老宋家这么有钱,请了最好的大夫来看,这怎么也能死呢?

  这不废话吗?按朙朝那医疗水平,什么死法都能有啊。

  但他们可不懂什么科学,于是就去寻求那不科学的解释——问算命的。

  那算命的先生多聪明啊,进得门来,一脸凝重地装神弄鬼一番,最后就一个结论:你们老宋家作孽太多,遭了报应。

  各位,那个年头,但凡你去大户人家算命,只要说他们作孽,绝对没跑儿;这帮人的阶级成分摆在那里呢,就不可能有不作孽的。

  宋德的爹娘听了这话呢,心说得了,咱家世代勾结宦官、鱼肉百姓,这下老天爷惩罚咱们了呗。

  这,就叫对号入座。

  于是,为何化解这番报应,他们自那日起,又是买鱼放生,又是施米舍粥;当然了……这边舍着,另一边该勾结宦官还是勾结,该鱼肉百姓还是鱼肉。

  说白了,像他们这类人,把自己不义之财中的一部分拿出来做善事,也并不是真心想做善事,只是为了给自己的内心买一份慰藉。

  要不然为什么这世上有那么多为富不仁、大奸大恶之徒,到了中晚年时都去投身宗教和慈善呢?就是因为他们自己也知道自己是罪人,这才去求神拜佛;就好似……这也是一门生意,前半生做坏事捞钱捞够了,也享受够了,后半生呢,就想着捐点儿出去,让自己不用堕入地狱。

  那宋德的名和字,为啥又是德又是懿的?也无非是他爹娘缺啥求啥。

  宋德就是在这样的家庭环境下长大的,所以,这世上的绝大多数事对他来说,都是生意。

  这也养成了他精于算计、城府颇深的性格特点。

  然,或许这世上真有报应吧,宋德娶的老婆小妾也不算少,但如今他已年过六旬,膝下还是只有宋项这么一个孩子。

  而宋项什么德行,大家也都看到了,他但凡有半点儿像他爹,宋德也不至于发愁。

  可惜,这宋项今年二十八了,还是巨婴一个,专门给他老爹找“赔本买卖”做。

  这些年来,宋德基本都已经习惯了,反正他知道,隔三差五的,这儿子就要犯点伤人、强奸乃至杀人的案子,然后他就得去平事儿。

  是,老百姓是好欺负,但也得有个度。

  伤人的案子还好办,稍微赔点汤药费给人家,对方也不敢再闹。

  那强奸杀人怎么办?这总不能“和解”吧?

  赔钱给家属那是肯定的,那官府那边……你不也得打点?那边的胃口可比老百姓大,就算你有太监当靠山,但王法摆在那里,你终究是理亏,不得意思意思?

  要是有些苦主,苦大仇深,连钱都不要咋办?你得找人上门恐吓他们吧,官府也好,你自己找人也罢,这也是要成本的啊。

  土豪恶霸这么好当的吗?宋德用亲身经历告诉你——咱也是没办法,这行开支太大了,不勾结官府压榨百姓,我哪儿来的成本去勾结官府压榨百姓,Do you understand?

  今天,宋项就又给他老爹来了当头一棒。

  还没到饭点儿呢,这孙子就灰头土脸地回来了,那身上衣服也是脏的,脸上也是鼻青脸肿,而且进院儿时刚好被宋德撞见。

  “站住!”一看儿子这熊样儿,宋德就知道他又闯祸了,当即就厉声将其叫住,张口就问,“你瞅瞅你瞅瞅……自己像个什么样子?又在外面干什么了?”

  别看那宋项练武二十年,五大三粗、一脸横肉,而那宋德年事已高,瘦弱无力……儿子往老子面前一站,那就是个儿子的样子,人都蔫儿了。

  这个世上,宋项谁都不怕,就怕宋德;宋项那点儿心眼儿,在他爹面前是一点用都没有,撒谎就没不被抓包的时候。

  所以,宋项在宋德面前特别老实:“爹……我……我打擂输了。”

  “哼……”宋德都被他气笑了,“输了?输得好啊。”他顿了顿,“你那擂,我也看见过啊,什么拳打南山斑斓虎,脚踢北海混江龙……你好意思么你?人家没把你打死那真是客气了,替我教训你一顿,我还得谢谢人家呢。”

  宋项本来就憋了一肚子火,又被老爹这么阴阳怪气地数落,都快哭了。

  “爹!”他带上哭腔,这么说着,“他他……他打胜了也就算了,还骂我,骂得可难听了,还有,他……他还骗走我三千两银子!”

  一听到那几个关键字,宋德的神情就变了,脸上那笑容是瞬间荡然无存,取而代之的是愤怒和惊讶:“多少银子?你再说一遍?”

  “三……三千两……”宋项低着头,同时抬起右手,伸出三根手指比划了一下。

  “你……”宋德那口血啊,已经到嗓子眼儿了,还压着呢,“……你哪儿来的三千两?”

  “我……”宋项也不敢瞒,“我去库房拿了个香炉,到通诠鉴去当了三千两,我本来以为我能赢的,今儿就能把东西赎回来,谁……谁知道……”

  啪——

  宋项话还没说完呢,宋德就是一个巴掌扇了过来。

  宋项那身板儿,还会功夫,被他爹这干瘦老人扇一耳光,什么结果呢?

  宋项捂着脸,揉了揉,也不怎么疼。

  宋德那手可疼死了,再用点儿力怕是手腕都要脱臼。

  “逆子!”宋德在那儿气得直跺脚,“逆子啊!”

  老头儿打完骂完,也没等宋项说什么,扭头就回屋去了,他也怕……怕儿子再说几句导致自己爆血管死在那里。

  当日便无话,宋项晚上喝个烂醉,也就睡去了。

  通诠鉴那边呢,虽没等到来赎当的人,但也没太当回事儿,反正你们晚来一天,就多交一天的滞钱,对当铺来说这是无所谓的,也没有人去检查一下那“九羽逐日炉”还在不在库里。

  倒是另一件事让掌柜的有点在意,那就是……那位通诠先生刘禺方,今儿早上找人送了封信过来,说有事要请假几天。

  这老头自打来了通诠鉴之后就从没请过假,而且他算是这儿的半块招牌,离了他,虽还有其他的鉴定师傅,但终究是让人觉得心里没底。

  …………

  到了第二天,宋德也冷静下来了,于是,一大早他就差人去了办了“一些事”。

  至下午,他才找儿子来问话。

  那宋项倒也不傻,一听爹要找他问话,赶紧先去拉上了自己的老娘来坐镇,就为了在被询问时能让老娘护着自己点儿。

  就这样,宋项把自己是怎么“被孙亦谐骗走三千两”的过程用自己的一套说辞跟宋德讲了一遍,反正按他那意思,他就没错儿,他做的所有错事都是被别人诈了或者激了引发的。

  顺带着,宋项还给自己那位师父马棹也扣了口黑锅,说什么:“要不是那姓马的非要教我什么‘绝招’让我用,我可能也不会输,依我看……他没准是和那孙亦谐有勾结,联合起来骗咱宋家的钱。”

  宋德了解自己的儿子,所以这种话,他也就是听过就算;待送走了儿子,他便立刻又传唤了几个下人进来,通过旁人把事情的来龙去脉又核对了几遍。

  最后,他才叫来了马棹和赵迢迢。

  对马棹,宋德没有多说什么,大体意思就是感谢了他这些年在工作岗位上的付出和努力,并表示现在的他已经不适合继续在宋府待下去了,去找账房结一下银子就可以走了。

  马棹对这个结果也没什么意见,不过是丢饭碗而已,他可以接受,甚至可以说有点庆幸。

  等到支走了马棹,只剩下这宋老爷和赵迢迢二人时,宋德……终于变了脸色。

  “赵师傅,刚来我宋府的时候,你曾说过,你只求财,不问是非,这话你可还记得?”宋德坐下,喝了口茶,缓缓问道。

  “记得。”赵迢迢回道。

  “那眼下,有笔买卖,我想请赵师傅去做,你做不做?”宋德道。

  “宋老爷,是让我去杀人?”赵迢迢的心机也不差,他又怎会猜不到对方的意图。

  “如果是,你去吗?”宋德问道。

  “那得看,杀谁。”赵迢迢说到这儿,顿了顿,再道,“以及……能挣多少。”

  “你把那孙亦谐、黄东来和雷不忌都杀了。”宋德沉声道,“把那三千两取回来,其中的五百两便归你。”

  赵迢迢沉默了一会儿,回道:“假设我真的答应了这桩买卖,并成功杀死了他们三个,那我为什么不直接拿着那三千两远走高飞,还要回来给你两千五呢?”

  宋德悠然地品了口茶,回道:“你若拿了那三千两远走高飞,不但是对方的人会来找你寻仇,我也不会放过你。”他抚了抚须,微微抬头,“但你若替我把钱拿回来,到时候有什么仇怨,便是我宋家承担,和你没关系,况且……五百两,也不少了,不是吗?”

  赵迢迢又想了想,问道:“若我能在不杀他们的情况下就把钱取回来呢?那样岂不是更好?宋老爷也可以省去后顾之忧。”

  “呵……”宋德笑了,“赵师傅,怕是没明白我的意思。”话至此处,他的眼神中已现出几分冷冽之色,“钱,是一定要拿的,那人……也是必须要死的。”

  “就因为他们羞辱了令郎?”赵迢迢问道。

  “当然不是。”宋德回道,“赵师傅你还是把事情想简单了……”他停顿了一下,再道,“今天早上,我派人查了一下那三人的底细才知道,原来那孙亦谐和黄东来……都是锦衣卫的人,那跟他们在一块儿的雷不忌不用说也一样了。

  “另外,我还找人去通诠鉴跑了一趟,你猜怎么着?才一天功夫,我那傻儿子偷出去当掉的‘九羽逐日炉’,竟然和那通诠鉴的活招牌刘禺方一起不翼而飞了。

  “你觉得……这些都是巧合吗?”

  是的,这些就是巧合。

  这里头共有三码事,一杆子打不着另一杆子的,只是相互间刚好被宋项这货给关联了起来而已。

  不是赵迢迢把事情想简单了,而是宋德把事情想复杂了……

  “宋老爷您的意思是?”赵迢迢继续询问。

  宋德便道:“这是锦衣卫想通过我儿子来算计我宋家,让我钱宝两失啊……”

  此刻,他一脸严肃、言之凿凿地开始了自己的错误推理:“依我看,那三千两不过就是引子、是添头……他们真正的目标,其实就是那‘九羽逐日炉’。

  “这个局的开端,就是两天前,那姓孙的小子在擂台下故意挑衅我的儿子,引他上钩。

  “你仔细想想吧,怎么可能会有人一开口就提出用三千两这种巨款来做什么擂台赌斗的?钱多得没处使吗?

  “这分明就是做好了局,利用我儿少智、易冲动的个性,引着他做那监守自盗的蠢事……如此一来,他们便不费吹灰之力的把我宋家的宝物从库房里给骗了出来,接着,他们再通过安插在通诠鉴的卧底……也就是刘禺方,顺手把东西盗走。

  “到了第二天,在那擂台之上,那孙亦谐再来羞辱我儿子一通,将那三千两银子也一并拿去,哼……真是好算计啊。

  “那三个小子住的客栈那边,我早上也派人去问了……结果查到,昨日他们一下了擂台,就立刻就去客栈退了房,马不停蹄就逃出了汝南城往南去了……若不是早有计划,他们能走得如此之快?

  “总而言之,前前后后的这些事,乍看之下好像是三个初出茅庐的江湖小子在好勇斗狠,但实际上……却是锦衣卫针对我宋家的一次周密行动,那三个小子正是他们的马前卒,这背后的水……还不知道多深呢……

  “像这样的人,我留他们作甚?”

  经他这么一分析,连赵迢迢都冷汗直流,觉得有点道理,并在暗中心道:“难道……我也把他们给想简单了?”

  宋德见赵迢迢似乎是“懂了”,脸上露出满意的表情,接道:“赵师傅,此事可比你想得要大得多……那孙亦谐、黄东来和雷不忌,都还只是小角色……但从他们身上可知,蜀中黄门、杭州孙府、还有已经退隐江湖的雷不畏都已和锦衣卫走到了一起,这才是大麻烦。”他顿了顿,“当然,那并不是你的麻烦,那种麻烦,我已经禀报给‘公公们’去定夺了,至于你嘛……现在有个机会摆在你面前,就看你想往哪边站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