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百胜小说网 > 我燃灯也是有追求的 > 第420章 兵发崇州,袁洪下山
 
  “启禀大王,臣在朝歌之事,得阐教高人姜尚相助,赐下神行符,得以逃离朝歌,免于午门斩首之险,昨日姜先生已行至西岐, 我与姜先生畅聊,深感羞愧,先生文韬武略,兵法神通,皆是远超宜生,为此特来求见大王,希望可以请大王聘姜尚为辅国国师,我西岐大业当成。”
  姬昌这边还没有什么动静,一旁的姬发已然是激动的双眸冒着精光, 他恩师乃是阐教广成子,已然暗中知会了他,姜尚乃是圣人亲传弟子,此次下山,便是为了辅助西岐,成就霸业,如今伯邑考已死,这霸业成就了谁,已经不言而喻啊,姬发心里火热无比。
  而坐于宝座之上的姬昌,却是脸色突然红润了起来“不瞒诸位爱卿,这些时日,本王身体每况愈下,但是昨夜却是做了一个梦,梦中忽见东南一只白额猛虎,肋生双翼, 扑向帐中,本王急呼左右,但是只看到台后火光冲天,一下子便是惊醒,随即本王便是求见了太后,求太后解惑。
  太后于我算了一卦,此梦乃是大吉之兆,预示我西岐将得栋梁之臣,昔日商高宗曾有飞熊入梦,得传说于版筑之间,今日本王夜梦白额猛虎而生双翼,此乃熊也,而双翼者,乃是飞熊之兆,而又有火光烛台之光,乃是火锻物之象,我西岐属金,金见火必锻,锻炼寒金,必成的大器, 这是我西岐大兴之兆。今日上大夫前来,举荐这位阐教高人,莫非就是应了这飞熊入梦之兆?快快有请。”
  说话间,自有侍卫前去请姜子牙入殿。
  这子牙乃是鹤发童颜,皮囊之相,比起申公豹要强了太多,用现代话讲,乃是一位老年大帅锅,魅力无穷。
  “贫道姜尚,字子牙,言号飞熊,见过伯侯。”
  一瞬间朝臣皆是惊呼,目光看着姜子牙,皆是动容,而姬昌也是大喜“哈哈哈哈,果然是入梦之兆,大兴之兆,上天垂象,特赐大贤助我西岐大业,是我西岐之福泽。”
  姬昌从宝座之上而下,快步走到姜尚面前“朝歌之事,多谢先生相助,如今先生来西岐,昌甚至欣喜,不知可否与先生论国事,兵法。”
  “自当遵从。”
  就在这大殿之上,姬昌与姜子牙辩论国事,兵法,民俗,道法,朝臣参与,皆是感叹姜尚之贤能,举国无人可抵。
  这一番辩论,持续整日,一直到了入夜之时,朝臣依旧是意犹未尽,而姬昌则是双眸如火”今日得先生之大才,实乃昌之幸也,昌今日沐浴更衣,明日正式以礼相聘,请先生为我西岐丞相。“
  第二日,姬昌果然是精气神十足,率领文武百官,亲自在西岐城前面迎接姜子牙,而西岐民众争相询问,得知这位老先生,竟然是伯侯要聘请的丞相,文韬武略,兵法谋略皆是精通,顿时整个西岐城陷入了欢呼之中。
  此刻,皇宫之上,虚空之中,广成子以及一众阐教金仙看着姜子牙被接入皇宫,奉为了右灵台丞相,皆是满意点头“很好,子牙已然入了西岐朝廷,看来起兵之事已然妥当,吾等弟子也该下山了。”
  玉鼎真人脸上红光满面“我弟子杨戬,可为先锋官。”
  “我徒儿雷震子可为偏将。”云中子也是颔首示意,缓缓开口说道。
  一瞬间、金吒、木吒、土行孙等等,皆是纷纷被自己师尊安排,将来进入军队之中为将,而慈航道人深深叹息了一口气“我就一个弟子,如今正在冲关阶段,等他踏入太乙金仙境界,便可下山相助。”
  慈航强调一个弟子的原因,是表达对广成子的不满,当初若不是广成子插手,让李靖阻拦闻仲回朝,拖延他的时间,那么就不会发生哪吒出世,反而被截教带走的事情,紫衣是他看着长大的弟子,哪里舍得让她前来应劫,但是如今各位师兄弟的弟子皆是要陆续下山来,他也没有办法,但是对广成子的不满,已经溢于言表。
  广成子脸上丝毫看不出尴尬,仿佛没有听懂慈航道人话中含义,笑着点头“也好,紫衣若是达成太乙金仙,也算是不俗的战力,两军交战,皆是主将交战,若是施展道法,那么必定造成人族士卒伤亡惨重,一旦如此,那么必然要应身受劫,这一点,诸位师弟要告诫各自弟子。”
  ——————————
  却说这西岐皇宫,姜子牙被封为丞相,偏殿之内设宴,文武百官相贺,而西岐特意造丞相府,自有探子将此消息送进无关,汜水关作为最外层第一关,守将韩荣收到密报之后,第一件事便是令手下快马送入朝歌。
  朝歌大殿。
  闻仲手持一奏章,此奏章正是汜水关总兵韩荣所呈,讲述了西岐西伯侯姬昌聘姜子牙为相。
  朝中一些大臣对姜子牙极为陌生,但是也有在城南之处的官员,知晓当初在朝歌城南有一命馆,有一位老神仙,就叫姜子牙。
  被申公豹附身的纣王神色未见异常“无妨,我朝有国师坐镇,当不惧那姜子牙,只是西伯侯姬昌如此反常,定是有了二心,不得不防,太师,本王允你屯兵四十万,若是西岐反叛,则大势镇压。鲁雄,飞廉,你二人且去将武成王替回朝歌,你二人前去东海平叛”
  一众朝臣这时候面色有异,黄贵妃被一道白绫赐死,但是却是被仙人所救,这事情,武成王还不知道呢,若是知晓,也不知道要闹出什么幺蛾子来。
  ————————-
  西岐,朝殿之上,散宜生上报,朝歌之中传遍了一个消息,那就是闻太师上书十策,条条皆是素整朝纲,废炮烙之刑,广进贤能,罢黜奸臣之位,填平酒池肉林,条条款款,皆是大贤之举措,若是给朝歌时间,怕是早晚要恢复元气。
  姬昌面色阴沉,他给自己占卜一卦,因儿子之死,心伤成疾,如今已然到了油尽灯枯之时,非药石可医,“纣王无道,如今皆是那闻仲一手霸权,他们以为仅凭这些条条举措,便可以扭转乾坤?要知道东鲁姜文焕已然打到了野马岭,鄂顺同样是带兵二十万,正在三山关集结,诸位爱卿,此刻是我西岐迎风乘势的时候,推翻大商,还天下百姓一个朗朗乾坤。”
  西岐起兵了,整个西岐城沸腾了,姬昌立国,国号为周,他为周朝开国皇帝,帝号文王。
  这一消息,迅速在半日之内,便是传到了朝歌城中。
  纣王暴怒,令闻仲立刻率兵,准备迎战。
  ——————————————
  此时此刻,娲皇宫。
  燃灯与女娲这段时间,郎情妾意,帝俊被镇压在了十八层地狱之下,清扫了这个封神量劫的变数,接下来的走势,就看阐截二教自己斗法了,不过正是因为他的轻微插手以及帝俊的出现,导致了封神出现了一些变数,那比干未死,姜皇后、黄贵妃以及杨妃皆是未死,九尾天狐失去了一魂一魄,苏妲己如今在灵鹫宫跟着金鹏修行。
  纣王身边没有了狐狸精,而且如今的商朝完全是由截教把控,谁胜谁负,还真的是难说。
  内殿之中,两人刚刚结束了探讨人生,穿戴好衣物的两人,牵着手慢慢走了出来。
  凉亭之中,两人最喜欢做的事情,就是喂鱼,这些灵湖锦鲤已经是肥的可以宰杀了,他们在娲皇宫这里,先天灵力充足,而且不时有仙丹投喂到灵湖之中,听道也是圣人传道,虽然只是听个囫囵,但是这毕竟是圣人道场,对于这些锦鲤而言,此地乃是真正的圣地,而且早就有些锦鲤达到了金仙之上。
  “师弟,人间界封神量劫真的开始了,西岐立国,飞熊之相的两人一人入了朝歌,为大商国师,一人入了西岐,为西岐丞相。”
  女娲虽然说着封神之事,但是更多的是旁观者的态度,毕竟这封神量劫对于她而言,不过是一场戏罢了,那是截教与阐教争斗的戏曲。
  “变数多了,也不知道最终会如何演化。”燃灯也是已经推算不出封神量劫的走向了,毕竟这前面出现了诸多变数,而且现在天机一片混沌,定然是圣人出手干扰,甚至有可能是道祖出手了。
  “你认为哪一教会获胜?”女娲好奇的看着燃灯,她很想知道燃灯到底支持哪一方。
  “嗯,圣人若是不下场,截教必定获胜,但是大商已然腐朽,玄鸟气运即将散尽,这是一艘烂船了,即便是截教想方设法的修补,那也是无济于事,而且有人不希望截教获胜,想要渔翁得利。”
  女娲知晓燃灯说的是谁,“那准提算计我,我还没有与他算账呢,总有算计他的时候。”
  燃灯点点头,圣人自有圣人的骄傲,当日他拦下准提算计女娲,但是最终纣王依旧是题诗于墙,准提得罪了女娲,怕是没有好果子吃,得罪了女人,而且是如此强悍的女人,怕是女娲逮到机会,定会好好算计一把准提。
  “不过师弟,你的意思是,元始天尊会下场?”女娲接着燃灯的话,蹙眉问道。
  “呵,他是什么人,难道师姐不清楚?我们看着便好,这次封神之战,变数太多,阐教就那些个弟子,元始怕是终究要下场的,他怎么舍得自己弟子上了榜去?”
  “通天也不是好相与的,元始一旦下场,通天岂会善罢甘休,圣人若是斗法。。。”女娲忽然瞪大眼睛,看着燃灯“师弟,你是不是有所谋划,我知你前往了碧游宫。”
  燃灯点点头“此事,师姐无需插手,我未成圣,就算是踏入量劫,也是无妨。”
  “这么说来,你选择了截教,你支持大商?”女娲缓缓问道,说实话,她对大商那纣王是一点好感都没有,之前他做了那么多伤天害理之事,她恨不得直接将他一指灭杀,让他魂飞魄散。
  “谁说我支持大商了?既然西岐可反,东鲁可反,南疆可反,北境之地早就反了,为何一定会是西岐获胜呢?而且大商玄鸟气运已然快要消散殆尽,新朝当立。”
  女娲不可思议的看着燃灯“师弟,你到底想要做什么?”
  “我要让阐截二教退出人族,从此以后,人族只尊圣父圣母以及人族护法,人族若是有教,那也不必是人教,而是尊圣父圣母庙。”
  燃灯此话一出,女娲便是彻底用道韵将娲皇天给笼罩了,师弟,你这真的是铤而走险,截教万仙,阐教实力也是不弱,你要在两个圣人之间谋算,怕是有些难办啊。”
  “呵呵,不试试怎么甘心呢,当初人族被妖族屠戮,太清与元始算计我,这笔账,我永远都不会忘记的,我弟子惨死,龙族差点灭族,凤族惨死数十万精锐,这笔账,不是轻飘飘的就可以揭过,既然他两教相斗,这么好的机会,我怎么也要把握住”
  “师弟,我永远站在你这一边,若是,若是真的到时候要对上那三清,我也会护着你。”
  燃灯点点头,这一世重生洪荒,他已然成长到了自己所无法想象的地步,当初给自己定下的小目标,早就实现了,圣人之下第一人,如今要做的,就是成圣,而且能够得女娲青睐,结为道侣,也是他最为喜悦之事。
  ——————————
  碧游宫内。
  一个童儿迎风而长,却是很快有了四尺高,脖颈之上挂着一颗灰蒙蒙的珠子,手持火尖枪,浑天红菱不断飞舞,五行珠悬浮在他身侧,将他托的飞起,身躯之外,一道道玄光波动,手中尖枪刺出,却是道法通玄,一枪可劈山倒海。
  而他对面之人,身批铁甲,手持乌金长棍,肉身之外,同样是玄光流转,显然是修的道门八九玄功的神通。
  两人就在这道场之中拼斗,竟然一时间斗的不分高下。
  远处,自然有人观战。
  多宝与金灵如今坐镇朝歌,却是未曾返回碧游宫,无当圣母便是在此,而云霄却是与碧霄琼宵回了三仙岛,她们的好闺蜜菡芷仙前来做客。
  而随侍七仙却是在金熬岛,与那十天君在一起。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