曲泽 情深不再许林笙歌司庭
一场惊天的复仇阴谋,下场是司庭亲手将林笙歌送入监狱,让他们林家家破人亡。五年后,林笙歌出狱复仇,司庭对她步步逼近,还抢走她的孩子。“林笙歌,你到死那一天都得给我赎罪……”再后来,司庭痛心悔不当初,而林笙歌眼里看他早已如无物,她对他情深不再许。
月中林 段娇娇沈天沉
一夕之间从天堂跌入地狱。 以为被接回天堂的时候又进了地狱。 段娇娇似乎已经习惯了这种生活,结婚之前的时候她说:“这一切好像是假的。” 结婚之后她苦笑:“这一切果然是假的。” 他摆满鲜花,将她一把推倒:“什么假不假的,我在你身边,就是最真的事情。” 霸道?的确。 高冷?不存在的,这家伙简直就是一个炭火盆!
暖小七 夜修北夏茵茵
一纸契约,没有期限,就像是提前预谋好的,亦或者,是注定了,她这一生都要和他纠缠不清。 排山倒海般的绝望充斥在小女孩的心头,她哭的泪眼迷离,冲着他崩溃嘶哑的吼道“我恨你!” 男人倨傲狂野的气息笼罩着蜷缩在角落痛哭的小女孩,嘴角勾起嗜人的残笑,醇厚的嗓音里带着无尽的蛊惑,缓慢且残忍至极的在她耳边轻声低喃“恨我吗?既然要恨,那么,便要深……” 逃跑是绝对不允许的。 他让她成为身边人中的千古罪人,任何一个接近她的雄性,都会被他毫不留情的摧毁、消失。他让她遍体鳞伤,却还在她耳边肆意妄为的宣誓:他要的不仅是她的人,更是心……!! 当那条腿在敌人的枪口下变为一条废腿;当情敌的出现想尽千方百计让她丧命,当亲生骨肉在她身下逐渐化为一滩浓稠的鲜血…… 她哭的整个心脏都发颤,鼻尖酸涩,澄澈的眸子通红一片,喉头不断哽咽道“夜修北……够了吗?如果可以了,能不能放我走?” 他唇角上扬,划出一道好看的弧度,低沉而邪魅的嗓音里,带有一丝不易被察觉的深深地,爱眷“茵茵……如果要怪,你只能怪它……”他抓起她的手,放在自己心的位置上,嘴角笑意愈浓,两只深邃的黑眸紧紧锁住她绝美的小脸。
安晓于 撩情婚约:总裁婚久情深苏暮晚顾炎初
楼上老公与女明星在激情四射,楼下身为妻子的她正往粥里不断加鹿茸犒劳他的肾。补肾圣品下肚,他被勾起无名之火,眼前就有个泄火对象,可他却舍近求远进了她的房间。婚后四年,顾炎初拉过苏暮晚要求她履行妻子的义务,苏暮晚磕磕巴巴的说:“我们不熟。”顾炎初眼眸含笑,“多睡几次就就熟了。”见她仍然抗拒,他欺身压下,“怎么?还在想你的小叔子?别忘了你的身份,现在你可是他的三嫂。”小三挺着肚子登堂入室,苏暮晚一脸坦然,“既然这么喜欢顾太太这个位置,正巧我也坐腻了,就让给你吧。”
秦初浅 医女素心在玉壶温素心尉迟甫
一朝身死穿越,温家有女初养成。 医药草香满身,素手针落回春生。 温素心觉得自己很倒霉,作为一个穿越者,她却完全没有任何优势。姐姐恶毒,姨娘狠辣,嫡母还是个智商不太够的。 怀着一身精湛医术,妙手回春,她以为自己的这一生就会这样子过去了,救救人,捣鼓一下药草。 皇帝的兄弟,京城四大美男风云人物之一,传说中那些七王爷高冷寡言,不近女色,可赞一声当今柳下惠。 温素心对此表示:呸!放什么狗屁! “素心,本王今晚就送你了。” “素心,本王就想看你喊得这般娇媚。” 说好的高冷呢? “对着你,不想冷。” 不要一边脱着她的衣服一边说这种话可以吗! 用我一盅玉壶,抱你满怀素心。
清欢 梓桑陆怀瑾
一切都是从那一晚,她那个嫡女妹妹的死开始,所有人都认为是她害的,她所谓的爹娘也恨不得她去死,就连他对她也是厌恶至极,对她百般折磨与囚禁。但她决不能就这样随了众人意,因为她发现,事情…远没有这样简单…一场更大的阴谋在等待着她。

完本小说最近更新列表